1. <th id="tjwsx4"></th><font id="tjwsx4"></font>
            <abbr id="0zry4w"><option id="0zry4w"></option><tbody id="0zry4w"></tbody></abbr><legend id="0zry4w"><noframes id="0zry4w">
                  <tfoot id="0zry4w"></tfoot><th id="0zry4w"></th><ol id="0zry4w"></ol><select id="0zry4w"></select>
                1. 首頁 >  返回首頁> 正文

                  網絡賭錢|永不離開的際遇

                  70歲老人娶20歲智障女如今的生活

                    網絡賭錢用隱身術讓別人看不見自己,父親說過,作爲一個天使,決不能讓人類發現。于是,我只好用隱身術將自己隱藏起來。我們天使其實與人類相似,我們擁有人的軀體,但不同的是我們擁有一雙潔白的翅膀,這也是我們天使最值得驕傲的。我們雙翅的羽毛與世上任何一動物的羽毛都不同,我們的羽毛特別潔白,特別美麗,這是我們天使獨有的。我飛在空中,和煦的陽光照在我身上暖洋洋的,我知道那是太陽之神——魯拉換上了他的新裝,因此他心裏特別開心。天藍藍的,偶爾風會迎面吹來,風中含著各式各樣的花香,但唯一缺少了我們花壇中的紫冰郁的香味。人類的世界似乎很美好,到處都洋溢著溫馨。
                    我用自己的翅膀飛翔著,在那兒歡唱著,可我不曉得等待我的是一個殘酷的事實,隨著一聲刺耳的尖叫聲我從空中墜落到人類的世界。當我醒來之時,母親在旁邊哭泣著,她雖然哭得很傷心,但仍沒有失去一個女王的風度,看上去是那麽得高貴,優雅。母親告訴我,父親聽到我被飛機撞倒之後,痛苦極了,他正與迩柁薩討論該怎樣醫治我,隨後,母親也被父親叫走了。我從床上爬起來,此時的我已換了那件潔白的長裙,我身上的月牙首飾也不見了,身上穿的是一件金黃色的長裙,我站在我房外的噴泉前,望著水中臉色慘白的我,突然我發現我的翅膀,我右邊翅膀折了,此外,翅膀上沾上了很多血迹,這……
                    我跑回房,痛哭起來。我的翅膀是我地位的象征,是我驕傲的資本,是我最喜愛的,而如今……我叫來我的貼身侍女,她說,當丘比特把我送回來時,身上那件潔白的長裙血迹斑斑,翅膀被折了一半,臉上也有血迹,整個人完全失去了知覺,臉色很慘白……我趴在床上,張開我的翅膀,一陣巨痛,左邊的翅膀張開了,而右邊的,淚順著臉旁流下來。沒有了翅膀,我還怎麽飛?我怎麽面對人們的嘲諷?怎麽辦?
                    現在天使之國中最嚴重的事就是如何讓我的翅膀恢複原樣。我平時努力忍住自己的眼淚,可以看到我哥,我便無法再控制了,我投進哥哥的懷中痛哭。哥哥是在這個國度中對我最好的,從小時開始,他便把我當作自己一樣照顧,有時我被父親懲罰時,他幫我求情,如不行,他就陪著我,講故事給我聽。  歡喜的背後

                    突然有一天,父親說我的翅膀可以恢複原樣了,我很開心,可父親不知爲什麽,我發現他眼中閃閃發亮的東西,送走父親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哥哥的房裏告訴他這件事。他似乎早已知道,他眼中含著淚,可嘴旁卻又帶著笑,可我並沒發覺有什麽不對之處,在那兒高興地講著很多事,而哥他卻似乎心不在焉的,最後他說有事便離開了。
                    終于,令人激動的時刻來了,父親拿出一只潔白的翅膀,不知爲什麽,當我看到這只翅膀時,有一種很熟悉很親切的感覺,有一種想哭的沖動。父親將我那折斷的翅膀完全清除,然後又將這只翅膀裝到我的身上。然後,讓我呆在一個水晶櫃中。過了將近一個月後,我從櫃中走出來,此時的我又擁有了像原來的翅膀,又擁有了原來的自信、美麗。我跑到哥哥的房中,想讓他看我新的翅膀,想讓他帶我到花園中去好好地飛一次。可是,當我進房時,哥哥卻不見了。
                    我跑到母親房中,問母親哥哥在哪。母親那出一封信給我,我看完信時,不知該說什麽好,哥他將自己的翅膀拔下來了,我右邊的這只翅膀就是哥的。他告訴我,讓我別傷心,他要到義母——月亮之神那兒去,他要學習無翅飛行,他讓我想他時,看看自己的右邊的翅膀,便可以看見他,並讓我等他回來。
                    我好幾次到月球上去,我想見哥,可是他們不讓我進,我恨死他們了。無奈,我只好呆在自己的家裏等他。花園中的紫冰郁和我右邊的翅膀,還有哥哥的房間成了我最珍貴的東西。
                    那天,哥回來了,可他少了那一對美麗的翅膀,因爲他把它讓給我了。我哭著罵他傻,罵他不和我商量就做決定,可他卻笑著說我是傻丫頭。如今的他已不在是一個天使,他現在是什麽我不知道,他的外表和人一樣,但流著的卻是天使的血,他是屬于天使家族的,我不知道我該如何感謝他。哥帶我跑到花園中,摘下一朵紫冰郁送給我,他說他現在已經可以無翅飛行了,說著便飛到了空中,笑著向我招手,我也展開翅膀飛到他的身邊。天空中有一個天使運用另一個天使的翅膀在那兒飛翔,那個天使就是我,而那翅膀的原來的主人就是我身旁的哥哥。 

                  永不離開的際遇
                  思想,是不會過時的美麗;而發現,是永不離開的際遇。
                  記憶中,老師總會告訴我們:生活中不是沒有美麗,而是我們缺少一雙發現美的眼睛。于是我們開始用我們的眼睛去發現,看蔚藍天空下浮過的流雲;看見青青草叢中爬過的小蟲……那時,我們對發現的定義,僅停留于看,我們的眼睛是我們探索這個世界的工具。終于有一天,思想成爲我們的主導,我們才開始認真的考慮發現的含義。
                  字典中對發現的定義是:找出原先就存在而大家不知道的事物或道理。而對于孩子們來說,發現就是找出原先就存在而我們不知道的道理。自然中的一切事物都太過于神奇,色彩斑斓的景象充斥著我們的眼睛。我們開始學會思考,學會欣賞。欣賞流雲,去思考流雲的産生原理;欣賞花草,去思考花草的生長養料……美麗的思想是不會過時的。就如同高懸于空的太陽,一直會散發陽光。隨著時間的漸漸走遠,我們不滿足于停留對自然的發現,我們開始思考人性,發現人性。
                  顧城曾說過:黑夜給了我一雙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去尋找光明。我沒有黑色的眼睛,但我堅信我也會去尋找光明。
                  早春的微風還泛著點點的寒意,木質的走廊邊,樹木上的葉子還在風中起舞。仿佛是在爲樹下的相互纏繞的藤蔓舉行婚禮。我坐在走廊的板凳上,靜靜的看著這場盛大的慶典。手中泛著金色的獎狀,像是在狠狠嘲笑我自以爲是的能力。你有那個拿到證書的能力嗎?我自己都在嘲笑自己,把獎狀一摔,我盯著樹上的樹葉發呆。走廊上傳來咚咚的腳步聲,身邊坐下一個女孩,是甯。甯撿起我摔下的獎狀,“嗯?”我不敢再聽,怕聽見她失望的聲音,“第五名?很好哇!”這一定是她在嘲笑我,我想,于是忍著眼眶中的淚水,沒有理她。曾經不可一世揚言要拿第一的人卻落到了第五,勉勉強強拿了個獎狀,說出去我都嫌丟人,甯卻把那張獎狀放在我邊上。樹上的葉子搖頭晃腦,像是在贊成她的的舉動。“小滿,你又在鑽牛角尖了。”她拉著我,把我從長廊上拽起來。“走,我帶你去看同學。”我不動。不是不想去,是不敢。失去往日自信的我怕見到任何熟人。甯卻扯著我,把我帶到了教室。
                  教室裏並不喧鬧,臨近期中考試的緣故,同學們都在自習。我倒是願意他們都在鬧,這樣我就能混進去,不用說那煩人的比賽成績。可惜事與願違,一進教室,甯就扯開嗓門喊“唉——小滿比賽完回來了!”我來不及阻止她,就見同學們一窩蜂湧上來,“哎,比的怎麽樣啊!”“肯定還好,小滿有這個能力。”他們議論紛紛,我低著頭不說話。甯把獎狀一遞“第五名呢!不錯吧!”可是我感覺她那興奮的聲音是在嘲笑我。“第五名啊!是不錯。”“對啊,要是我們去還指不定拿不到名次呢!”我驚訝地擡起頭,看著同學們臉上的笑容,紅了臉頰。甯也笑嘻嘻地把獎狀遞給我,叮囑我收好。那一刻,我發現了,發現了同學們的善良與熱情,發現了也明白了這個世界最美好的並不是成績,而是人的心靈。
                  後來我將這件事情寫成作文,卻被老師拿去發表在了校報上,這可是理科班中少有的事情。我終于發現了我一直追求的光明,不就是人心中的溫情嗎!我想起席慕容的《際遇》:
                  在馥郁的季節
                  因花落在馥郁的季節
                  因花落
                  因寂寞
                  因你的回眸
                  而使我含淚唱出的
                  不過是
                  一首無調的歌
                  卻在突然之間
                  因幕起
                  因燈亮
                  因衆人的鼓掌
                  才發現
                  我的歌
                  竟是這一劇中的輝煌
                  網絡賭錢漸漸懂得,縱然美好的東西都可能會在時光的車輪下被碾失,但思想,是生了翅膀的天使,成爲不會過時的美麗。而發現,宛如屹立于大地上的高峰,背著天使,成爲永不離開的際遇。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2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