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7acef6"></dl>
                    <abbr id="jn05gh"></abbr>
                    1. <fieldset id="jll4r5"><select id="jll4r5"></select><form id="jll4r5"></form><small id="jll4r5"></small></fieldset>
                        1. 首頁 >  分類浏覽> 正文

                          網絡電腦-傳道者與表演者

                          4歲女童將鼠藥當糖分同學,肇事孩子家長:無毒無害

                          一、表演者的悲哀

                            網絡電腦終于不想再隨同大夥兒一起爲台上的表演喝彩,對著那個陶醉于另一個世界的他揮手致敬、拍案稱奇,然後在他刻意挑釁的質問腔調中昏然欲睡。

                            他是賣力的,盡管看官們的興致陰晴不定,他依舊忘我的揮手、咆哮、震怒、痛心疾首。他原本想做一個“振臂一呼應者群集”的英雄,不料看官們回敬給他的,不過是一陣呲牙咧嘴後無盡的悲涼。

                            他滿含激情的控訴世界的悲涼,加上看官們回饋給他的那一份,他成了一個可憐的悲哀的人。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他愛上了酒,很難確定是爲了解憂,還是爲了放大悲情,便于發泄。

                            看官們不清楚他什麽時候醒著的,什麽時候還醉著,大夥兒興致好的時候,見他在台上賣力地表演:時而慷慨激昂面紅耳赤,時而低沉抑郁黯然神傷,便覺得很有幾分趣味。于是故作認真地聽講、插嘴、拍案喝彩,尋找樂趣。

                            他在向世界挑釁,他對許多事物都充滿敵意和仇視。

                            他從《張衡傳》裏多才多藝的張衡,扯到現實社會裏“垮掉的90後”,繼而義憤填膺地痛斥社會制度的腐敗,人文素養的遺失,理科的虛假繁榮,官場的黑暗,人性的墮落,作家的庸俗化,百姓的奴性,教育者的悲哀……
                            他從魯大師的土谷祠裏揪來阿Q、王胡,讓他們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表演吃跳蚤的橋段,然後氣急敗壞地對我們嚷嚷:“這就是你,你,還有你!”

                            他是一個悲哀的人、失意的人,他是一個表演者。

                            對于表演者的憤怒,列位看官只當成表演而已,不過驚詫于他演出的投入,把他悲憤的言談舉動細細品嚼一番,會很覺得生動有趣。看他的演出,比看武松打虎還有趣。

                            他本是一個傳道者,站在光榮的三尺講台上耕耘一群蒙昧者的靈魂。

                            世界在他的耕耘下完成了一次華麗的蛻變,講台變作了舞台,學子變成了觀衆。而他,成爲一個滑稽可愛的表演者。

                            二、傳道者的憤怒

                            即使傳道完全等同于在劇院裏表演,能夠讓演者與觀者都感到歡欣鼓舞,也算一件妙事。

                            抑揚頓挫的聲音總是響徹在每個觀者的耳旁:“與你們相遇,是我沒時沒運、是我們倒黴、是我們全都遭了天大的厄運!”傳道者很氣憤,他爲他自己以及他的同僚們感到天大的不幸與悲哀。

                            他說,我執演十幾余載,什麽場面沒見過?有多少觀衆因爲我的精彩演繹喝彩過、陶醉過。他停頓下來,仿佛沉浸在過去的志得意滿裏。緊接著,他的臉變得更加陰沉,他暴躁不安起來,紅光滿面地就像剛剛醞釀出十幾倍的酒意,他的面龐酷似因不耐高溫而漲得通紅的陶罐,就要炸裂似的,他吼道:“可是我怎麽就遇見了你們這一群,沒有人性的東西!你們的良心都給狗吃了!”

                            這是最能産生效應的一類演出,就在他漲紅臉面說出那一堆驚心動魄的語句時,觀衆席上突然寂靜下來,不是一般的寂靜:幾十雙觀者的眼睛同時蓄滿了仇恨,怒目圓瞪地朝著演者暗暗地罵。

                            這種咒罵不能産生嘈雜喧鬧的氣場,它很靜,而且不能夠持久。然而用眼睛罵人的情境,又很耐人尋味。咱們的表演者並未想過要給觀衆一點互動的權益,但是這樣的橋段卻生硬地,同時又是發自肺腑地與演者形成了某種互動,這互動比言語更犀利,他讓演者的憤怒持續增溫,登時噴薄而出。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悲風秋畫扇”。若一切只若初見,便不會有那麽多羁絆,那麽多牽挂、那麽多不舍。時間如白馬過隙,她出現在我的人生中,而現在卻悄然離去。
                            狂風在窗外呼嘯,葉子沙沙嘩嘩。躺在床上,望著這即將陪伴我高中生涯的宿舍,卻無由地生出一股悲哀與無力。一切還是如此清晰,猶記得我與她的初次相遇。
                            那也是一個雨天。卻不是現在的風雨協奏曲。只是淅淅瀝瀝的雨滴滴答答。我拖沓著步子走在陌生的街道上。好像是每個人都會經曆的,與父母爭執,爭執不過便離家出走。身無長物。我定定地站在路上,無處所去。
                            一個著急的步伐走去,忽地卻又折了回來。——“同桌,你怎麽在這裏?”——“我也不知道。”
                            就是這樣,她把我在大街上撿了回來。她把她稍稍瘦弱的肩膀借著我哭了一路。
                            她將她的衣服借給了我換洗。去到她的家:牆壁、地板是水泥的,家裏雖然幹淨卻很小,只有一個小廚房,三間小房間——小得擺了一張床後都已經顯得太擁擠。只有一把小椅子。她叫我坐下。
                            “我家很小吧。平時都是我一個人住,我爸媽在離這裏比較遠的地方工作。這裏房租比較便宜……”我怯怯地聽著。“回家麽?”我搖頭。
                            晚上,忽然下起了大雨。嗒嗒的雨聲打在窗戶上,雨絲有些飄進來。她熟練地將一張張廢紙折好塞在窗縫邊。關掉燈,漆黑一片。“我怕。”“沒事,我會保護你的。”
                            那夜那刻那一句,我仍然記在心中。“我怕。”我呢喃著。可這次,卻不再有你的回應。淚落:心,好難受。“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叮。下課。我走去食堂的路上。清風拂面,後面的人跑到前面,前面的人跑到更前面。很快,只剩下我一個依舊走在路上。

                            落日、清風。一樣的天,一樣的時間,不一樣的確是你不再拉著我的手跑在那路上,然後一路催促我快點再快點。這落日,寄托了我太多的回憶,也寄托了太多我對你的依賴。只知道,在那風中,有些濕了眼。

                            我一口一口吃著眼前的飯。我習慣性地挑出番茄還有青瓜。卻才發現,那個喜歡吃番茄和青瓜的人已經不在。抿著唇,嘈雜的人聲中卻帶來了我無限的傷懷:

                            曾幾何時,有那麽一個人在我面前談天談地談夢想。羅裏吧嗦地叫我吃多點,高興了在我面前大笑,甚至把飯噴到我的餐盤裏;難過了,拉著我,坐在看的到落日的窗邊,什麽都不說。她家很窮,但是她卻用她暑假打工的錢買了我心愛的風鈴;她好像一無所有,但是她卻用她真摯的笑容讓我不再難過;她不漂亮,卻散發著光芒。她也有缺點:她從來不買超過三十的衣服,她從來不買零食,她成績很差……想著想著,淚滴在飯上,我大口地吞下飯——你說,不許我浪費,那是用辛苦種出來的。

                            于是,在那個有人歡喜有人愁的夏天。她沒有參加中考——她並沒有證件。于是,她就這樣去工作了——去一個工廠裏七點上班,十二點下班,一個小時十二塊。我讀書時,她在工作;我睡覺時,她在工作;我吃著東西時,她在工作。

                            其實,她只比我大一年零一個月三天。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是當時只道是尋常。她教會我堅強,教會了我樂觀,教會了我獨立……

                            教網絡電腦如何不想她!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2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