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h70n35"></tt><li id="h70n35"></li><dl id="h70n35"></dl><blockquote id="h70n35"></blockquote>
    1. <kbd id="h70n35"></kbd><code id="h70n35"></code>
      <kbd id="h70n35"></kbd>
      首頁 >  文化生活> 正文

      遊戲中心遊戲_忽然一點幸福

      鄭州現紙片樓逆天了,最薄處僅20余厘米市民笑稱:純忽悠人

      金陵———一個繁華而又美好的名字,古人這般親切地喚著。他們給那片臨立江畔的沃土加冕,獻上了世代繁盛的王冠。南京————一座龐大而又悲哀的城池,今人這般沉重地念著。遊戲中心遊戲們爲這片浸血三寸的赤土哀悼,留下了倔強悲傷的淚水。這,是金陵,亦,是南京。三次的淪落,三生的悲歎,消逝的金陵,重生的南京。我撫上它盛著血淚的眼,歎息聲中憶起了那段被埋藏的曆史。
      歎息啊,1842年,它的名字粘滿了塵埃。“《南京條約》,是近代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強加在中國人民身上的第一個不平等條約。英國以武力侵略的方式迫使中國接受其侵略要求,這就使中國主權國家的獨立地位遭到了破壞。從此,中國開始淪爲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這是史書上所記載的1842,也是史書上所記載的金陵。曾經繁華昌盛的金陵,六代王朝的古都,長江臨岸的榮耀,今如那聲勢浩大的煙火,開始了即將來臨的長達一百多年的屈辱曆程。而泱泱華夏一脈,因爲夜郎自大,被打開了國門,因爲固步自封,被烙上了恥辱。金陵只是這場沒落悲歌的序幕,被冠以屈辱的名號,沒有反抗的能力,沒有拒絕的理由。因爲它是金陵,它是中國的苦難的城市。詩人韋莊曾寫下的詩句:“江雨霏霏江草齊,六朝如夢鳥空啼。無情最是台城柳,依舊煙籠十裏堤”。這首詩裏包含著多少無奈和絕望。繁花落盡成一夢,繁華盡頭淨淒涼。此刻的金陵怕也是如此。
      痛哭啊,1937年,它的身軀上滿是瘡痍。我曾銘刻過那段記憶,觸摸到曆史的痕迹,有感于曆史的慘烈。是的,我去了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我想這是每一個中國人在能力範圍內必須去一次的地方。通往大門的路旁有很多雕塑,深灰色的石頭鑄成了苦難的中國人民。“手無寸鐵的平民啊,逃難,是求生的唯一。”那雕塑刻出了瘦骨嶙峋的人們的筋骨,刻著他們臉上的恐懼。一路上,每路過一尊雕塑心情就沉重一點,走到大門口的時候仿佛快樂的源泉都被關閉了一般,忘記了微笑的節奏。進了門後,有石板路鋪成的路,路的兩邊是大片的灰色石子。大部分人都井然有序地從石板路上走過,只偶爾有一兩個孩子去踩那石子,然後又被大人拉回路上。據說,這一片的後面是萬人坑的遺址,當初這一片土地上都屍橫遍野。我們踏過的路是做過一些清理的,旁邊則是當年中國人民的屍體堆積的地方,所以用灰色的石子蓋起來。聽了這些不免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這些地下的屍骨當時是做怎樣的掙紮狀想要逃離這人間地獄。我仿佛能聽到他們的哀嚎、孩子的哭喊、婦女的尖叫,這些聲音從最深最深的地底下穿透了層層土壤直擊心髒。天空頓時灰暗下來。這是一座古城發出的悲鳴,在疼痛之際,在絕望之時。當失落的王從王座上跌落,由王所庇護的金陵又怎能躲過這般的浩劫?我歎息,卻無可奈何。
      喟然啊,1949年,它的未來再現著曙光。49年的金陵終于不必再悲泣,49年的金陵結束了自己的噩夢,也迎來了新中國的光明。渡江戰役的沖鋒號,飛馳而來的小木船,熱血沸騰的解放軍,中國共産黨以鐵與血的精神力攻占了南京。它的解放宣告了國民黨統治的徹底覆滅,在中國革命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毛主席慷慨賦詩:鍾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金陵終于在長達一百多年的屈辱曆程後,重新煥發了生機。江山不亡,歲月不枉;生而爲龍,光耀百世!
      三歎金陵,歎的又何止金陵。金陵的曆程也是中國的曆程,既然生而爲龍,即使一朝折斷掌牙,拔裂鱗片,瞎目斷爪,墜入淺灘,龍依然是龍。“凡是過去,皆爲序章。”對于近代的屈辱,我們可以選擇寬恕,但不可以忘記。饒恕,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美德,但忘記,是對祖國最大的不忠。
      曆史包裹著金陵,讓人們對這座古老的城市充滿著回憶,充滿著遐想,充滿著絕望,也充滿著希望。這座古老的城市,遭遇了不知多少次劫難和損毀,又經曆了不知多少回重建和修繕。它見證了六朝的興盛衰亡,見證了中國的頹敗和崛起。我們沒有理由不爲它而歎,爲它而歌。
      回望金陵大地,柳色青青,陽光下一片生機勃勃

          人生是一段不可忽略的短暫時光,當走過之後蓦然回首,一切宛若昨天。
        在這不長的行程中,能對它作出什麽樣的行動以及思考,也許是很多人都想的事情,但實際上,誰都沒能得到最正確最滿意的結論,這應該是人生怅然若失之根本了吧?那麽,在緩步于生活的時間裏,我究竟該如何去面對呢?
        感覺、回味並收藏幸福。
        突然想起宋代詩人羅與之的一首《看葉》,詩中說“紅紫飄零草不芳,始宜攜杖向池塘。看花應不如看葉,綠影扶疏意味長”,仔細品味,卻感慨萬分:人生之中,無數的繁華都會如春花般轉瞬即逝,飄零于無痕;葉雖平淡,卻能活力長存,能讓人在其中找到一個視角與心靈依附的支點。一句話言之,就是芳華如過眼,平淡才永恒。在人拾足而過的歲月中,所曾擁有過的“滿意時光”也許是不少的,但是當它消失了之後,我們又能如何待之?是等花還是看葉?值得思考。
        是的,如果將滿意時光稱之爲幸福的話,那麽這些幸福是否能長存于心呢?我們也知道,幸福不是一時的興奮與感動,也不是一時攫得的榮譽與光豔照人,因爲這些只是一時的跳動與燃燒,注定是有瞬間消散殆盡的。真正的幸福,應該是直接與我們心靈有關的,與世俗的一切和物質的一切沒必然聯系的,沖破肉體後根植于心並長久地滋潤著我們的生命的感覺。然而,在今天如洪流般滾滾奔湧的社會中,這種感覺注定不會常有,再加上人生幾何未知,所以數量必定不會太多。所以,在此忽然之間,面對幸福的到來,只有好好享受與收藏了。
        曾經有位博友問我:爲什麽你所寫的文章中,總是有一種淡淡的哀傷?
        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該怎麽樣去回答她。也許,有時候的自然流露中,注定是來自生活的真實,然而在生活的真實裏,不可能時時擁有最最美好的東西,因而在自己的指尖就不可能流淌出無限的快樂與幸福了。我所表達的是一種真實,而不是矯飾,文過飾非等虛假的美好,也正是我所決心摒棄的。而正因爲我能明白生活中的太多不如意,所以我才會更想去珍藏和品味每一點點感動與幸福。就像蘇東坡在《念奴嬌赤壁懷古》中所說的“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發,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一樣,追其反意而謀其志而已——我在乎幸福,想珍藏幸福。
        其實在生活的間隙裏,我們也沒少擁有過感動與幸福的。比如工作回到家中,與家人一起看電視或是打撲克玩遊戲,在單位裏與同事們親切地交流、友好地問候和真誠地關懷,或是在節假日裏遠方的朋友或學生不經意之間給你送來幾句節日的祝福,或是課堂上滿足了學生渴望的雙眼之後歡快而肯定地點了幾個頭,或是在旅行途中遇到幾位相互關照和支持的驢友,還有曆經幾年共同努力之後把學生送上他們走上成功的征程,或是于山水之間欣賞到幾處讓自己驚歎不已的美景……幸福不是金戈鐵馬氣吞萬裏如虎,不是香車寶馬與功名利祿,更不是隨心所欲和大快朵頤,而是一種細微的意念,是靈性的感覺,需要遊戲中心遊戲們用自己輕輕顫動著的內心去品味與察覺,它只是在心間悄悄掠過,忽然而已。
        不可能大把大把地將幸福捏在手上,也不可能將幸福挂在牆上然後如品名畫般欣賞。幸福如時光,常如白駒過隙,所以,當心裏有那麽一點幸福感到來之時,學會收藏;當收藏了所有幸福之後慢慢去品味,那樣人生之中就會有很多快慰與歡悅了。
        生活無盡,幸福只是一點點,只要善于存放和回想,便也成了無窮。人生短暫,幸福只是如斷斷續續的雨點,只要善于用心去將之銜接和保管,便也能讓生活變得美不勝收了。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2 2001